15998066277 13841293323@163.com

                    業界新聞

                    • 瀛如原創
                    • 行業資訊
                    • 勞動法專題
                    • 瀛如律師事務所聯系方式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咨詢熱線:15998066277
                      客服郵箱:13841293323@163.com
                      聯系電話:15998066277
                      公司地址:鞍山市高新區千山中路S13-01門市(橡樹灣南門)
                      鞍山律師微信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業界新聞 > 瀛如原創

                    患方簽了“知情同意書”醫院就“免責”嗎?

                    來源:本站 發布時間:2021-02-08 10:37:00 閱讀:367

                    患者基于對醫生的信任,把自己的身體“交給”了醫院,進行有創性的治療。所以進行治療的前提是——院方必須如實告知患方病情、醫療措施、替代方案等。對于手術、實驗醫療以及各種有創的檢查(比如造影、穿刺、心肺復蘇等措施),患方常常有這樣的疑問:“有沒有選擇的可能性?”,“只有這一種方式可以用嗎?”,“還有更好的替代方案嗎?”。醫院回應的正確方式就是明確告知醫療風險和替代醫療方案,并讓患者和(或)家屬在知情同意書上簽字確認。

                    實操案例:患者張三因超市地滑而摔傷,造成髕骨骨折,后致雙下肢深靜脈血栓形成,醫生說可做靜脈濾網,兜住血栓,避免栓塞致命;但濾網置入后,要進行抗凝治療;可張三血小板低,服用抗凝藥會出血,即出現了治療矛盾。后張三決定保守治療,最終因肺栓塞而死。 實際上這個問題涉及的是《民法典》中侵權責任編中醫療損害責任糾紛中的醫療倫理責任(屬第四級案由)?,F在某些醫院的知情同意格式化文件只要患方簽字了就可以“包打天下”而屢試不爽嗎?由于諸多醫療損害糾紛涉及醫療倫理責任問題,所以瀛如律師在此為您捋順這個問題的思路。

                    法理依據:患者到醫院是平等主體之間的醫療服務合同關系,必須保障患者的知情權,患者在知情之后才考慮要不要接受治療,是否愿意承受治療的不當后果?;挤皆卺t院的明確告知下,權衡利弊后最終作出一個真實意思表示,而這個真實意思表示的法定意義在于使醫院的侵襲性診療行為具有合法性和正當性基礎。

                    知情同意書到底誰簽?一定要告知患者本人!只要是一個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院方都應當如實告知并征得患者本人的同意,除非患者不能正確表達意志。

                    那么問題來了:患者親屬或者患者指定一個代理人進行相關的意思表示,即患者入院以后簽了一份授權委托書——將來所有與我有關的診療行為,都由他(她)代我作出是否同意的意思表示。假設對話如下:

                    先生:親愛的,幫我去簽手術的知情同意書吧。

                    夫人:可是醫療費好貴!

                    先生:我康復了還能掙錢呢,去簽吧!

                    夫人:你沒有醫保!能不能治好......

                    先生:你不能替我做主啊,我意識還清醒呢!

                    夫人:可你簽授權委托書了,你的身體由我做主!

                    此時作為法律人務必保持清醒:患者本人有最終決定權,如果患者本人和代理人的意見發生沖突,只要患者能正確表達就有最終決定權。因為這份授權都是基于患者的意思做出的,不要忘了作為患者是隨時可以撤銷這份授權委托的。

                    知情同意書簽署規程:知情同意書應有患方和家屬“雙簽字”(在患者出現緊急情況或意識不清時僅有家屬簽字即可,甚至《民法典》1220條規定的醫療機構緊急救治權無需患方簽字)。所以,一般情形下,病程記錄上如果沒有患方和家屬簽字,都是無效的。如果從證據層面分析,你會發現:“是否明確告知病情”的舉證責任由醫方承擔,醫方有義務證明已經把病情、醫療措施、替代醫療方案和醫療風險如實告知患方,患方同意并接受;而患方表示同意并接受的“直接動作”即為簽字。

                    瀛如分析:文中張三案例即存在醫院告知患方和家屬兩種治療方案的利弊選擇問題。如果醫生都已經明確告知患者了,這種死亡的后果是患者自身疾病的發展轉歸,醫療機構便沒有過錯,沒有因果關系。如果法院查明不存在醫方告知兩種方案利弊選擇的事實,則(本案)患方的損害后果與診療行為之間可能存在20%的因果關系。

                    實務中還要注意:只有醫生的簽字,沒有患方的簽字確認,不能認可這份證據證明醫方已對患方履行了告知義務,對是否告知的重要事實一定要有患方簽字確認,病程記錄根本沒有患方簽字認可,只能被法庭認為是醫方事后為了推卸責任而做出的不當之舉。所以最終法院會認為醫療機構沒有能夠證明已向患方履行了說明告知義務,并征得了患方的同意,存在過錯。

                    只要告知了患方,醫院就可“免責”嗎?醫方告知患方責任自負,這好比一張“生死文書”,患者簽字背后的主觀狀態到底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還是霧里看花、水中望月呢?可以肯定的是,這份“生死文書”即使簽了患者的名字,醫院也不能做到“全身而退”。

                    如何解釋這個問題呢?《民法典》第506條規定的是合同中免責條款無效的情形,有人稱之為“黑名單條款”:造成對方人身傷害的事前免責條款無效,醫方的知情同意書只是滿足了患方的知情、同意、選擇權,但是并沒有免除醫方的風險回避義務。

                    瀛如總結:院方完整“免責”操作分為四步:

                    第一,醫方告知患方有風險,說明醫方預見到了。

                    第二,醫方征求患方同意了,說明醫方盡到倫理上的義務。

                    第三,在操作中要謹慎的避免風險發生。

                    第四,發生后果了,醫院要積極治療,避免損害后果擴大。

                    注意:如果醫院只是告知了,操作出現過錯了,沒有及時救治,告知只能免除倫理責任,不能免除醫療損害技術責任。

                    (注:歡迎轉載,但請注明出處?。?

                    在线观看ā片免费免播放器,东京一本到熟无码免费视频,日本免费人成视频在线观看,色偷偷2019免费视频观看